“天价大米”调查报告

发布日期:2012-09-07    浏览次数:752

“一次口服4000粒维生素E丸”

一碗“德润生”牌大米饭里面,可能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种种迹象表明,这不该是一碗普通的大米。这些迹象,包括北京、上海等地多家超市的柜台价格:2公斤包装的大米,售价为192元——折合下来,每公斤约是普通大米市价的30倍,还包括近来频繁出现在各种报刊、网络上的宣传和广告。其中一份报道写道:“若没有重大玄机,断不敢如此挑战市场。”

带着这个“玄机”,一段时间以来,“德润生”品牌的大米以高价格和宣传中的高新科技含量,登上市场,走上饭桌,并吸引了诸多人眼球。该公司北京销售热线的工作人员熟练地回答着“哪里有卖你们的大米”的咨询,并不时发出笑声。

根据公司主页介绍以及相关媒体访谈,很容易勾画出“天价”大米背后,一个由专家、记者口中的专业术语,以及“权威检测机构”的鉴定共同描述而成的科学奇迹。

这个科学奇迹,发源于20多年前的一次科研成果。根据“德润生”,1986年 3月,武汉德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原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所植物遗传学家张政铨、聂开印夫妇,“在世界上首次发现了单子叶植物百合‘细胞内生 菌’(CellEndophyteBacteria,简称CEB)”,并致力于以这种技术提高水稻、小麦营养成分,“于1993年6月试种出富含SOD等 多种生物活性物质的CEB稻米”。

这就是“天价”大米的来源。那么,这种“CEB稻米”能够卖出昂贵价格的秘密到底在哪里呢?翻 阅报道和宣传材料,可以找到“答案”:富含于“德润生”大米中的CEB,是一类对人体机能有益的细胞营养素,其中包括强抗氧化因子SOD,可提高人体耐力 和免疫力、增强人体抗疲劳能力。此后,材料通过对比,将CEB大米的优势展现:权威检测机构的检测结果表明,每公斤CEB营养米富含强抗氧化因子SOD, 高达30万酶活单位,“普通大米则没有这些活性成分”。

在接受采访时,厂家负责人曾表示,这种大米,“国家体育训练总局的运动员吃了连续3年”,现在则是中国航天员训练中心特供大米,吉林省政府把它“当做十六大政府的赠送礼品献给16大代表”。而宣传彩页也强调:“德润生CEB营养米以其出色的营养价值被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指定为全国惟一的‘运动员专用大米’,被誉为‘冠军之米’,并被马来西亚王室选为贡米。”

如此优质大米的问世,被称为正在发生的“主食革命”。而宣传材料也向消费者建议:食用CEB营养米有利于改善细胞生理活性,食用CEB营养米,吃饭则进补,使得养护健康同吃米饭一样方便简单。所有的优势,最后被概括为一个通俗解释:“每天食用2两CEB营养米,相当于一次口服4000粒维生素E丸。”

一场没有辩论的交锋

不过,这种充满神秘感的大米,并未赢得所有人的信赖。

被认为是“本土科学家有望问鼎诺贝尔奖的重大科研成果”的CEB水稻技术,首先引起质疑。

质疑声最早出现于上海。有消费者向媒体投诉,表示“德润生”涉嫌虚假宣传。随后,国内科学界人士方舟子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商家宣传是“骗人的东西”。

方舟子接受本报采访时,继续表达了自己对“德润生”大米的怀疑。他曾经在生物医学英文专业文献数据库Medline中检索,并没有找到“CEB”这一名词。他表示,如果“德润生”的科学家真的发现了一种新的生物活性物质,那也应该先发表论文公布其发现,争取获得学术界的认可,而不是急着推向市场,向无专业识别能力的消费者推销。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博士生刘夙看完“天价大米”的宣传广告后,在中国知网数据库中,搜索到张政铨、聂开印在《武汉植物学研究》1986年第2期 上发表的《百合细胞中内生菌的发现》一文,报道他们在条叶百合的细胞内发现了一种共生的革兰氏阳性细菌。在阅读这篇文章之后,刘夙表示,早在1976年, 就有两名国外科学家发现了单子叶植物内存在细胞内生菌。这比张政铨、聂开印1986年发现条叶百合中的细胞内共生菌早了10年。因此,他表示,张政铨、聂 开印在论文中称第一次在单子叶植物中发现细胞内共生菌,“显然是不了解最新成果”。

提出质疑的,还包括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的研究员张春义。他认为,“德润生”宣传材料中“细胞内生菌”只是植物内生菌的一种,“没有什么特殊的”,而细胞内生菌的英文正确写法是introcellularendophyticbacteria,而不是文中提到的CEB。 即使内生菌的确能够在稻米中生存,并含有大量SOD,张春义认为,这仍不能成为大米富含营养的证据。他分类进行分析:第一,这种内生菌是在水稻籽粒的胚中 生存,那么经过加工后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因为“现在的稻米加工程序会去除胚,而我们吃的稻米多为胚乳组织”;第二,即使内生菌在稻米的胚乳中生存,经过一 系列储存、加工和蒸煮过程后,这种内生菌能否存活尚不确定。

刘夙还注意到,“并非转基因食品”是厂家在宣传时的一个卖点。他表示,所谓“转基因作物”,就是把该作物没有的基因转入该作物体内,从而改变其原本性状的作物。假如德润生在宣传中所宣称的“包括强抗氧化因子SOD,普通大米则没有这些活性成分”情况属实,那么制造这些SOD的基因只能是来自水稻以外的其他生物,那么只能说明德润生大米是地地道道的转基因食品。

然而,出面质疑“德润生”大米科学含量的学者,面临着科学界一场没有辩论的交锋。

与他们交锋的,则是宣传材料中沉默的另一方。在“德润生”大米的宣传材料和新闻报道中,中国科学院遗传所著名遗传学家李向辉、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田波院士等人的名字反复出现,其中多次引用了他们对“CEB稻米技术”开创性的赞誉,并成为品牌宣传的重要内容。

4月8日,记者通过电话与田波院士取得联系。在记者的电子邮件中,他第一次读到了中引用自己的“这种CEB稻米的诞生,意味着我国微生物技术研究在农作物开发领域取得了新突破”的论述。

“这 种引用是不负责任的。”田波否认了这是自己原话。他回忆,几年前,他在中国科学院的老同事张政铨的女儿,来看望作为长辈的他,并且向他提到过正在进行将 “内生菌”应用到大米生产上的研究。田波表示,当时自己只是说,将内生菌运用到水稻中这个研究方向,是可以探索的,不过这种探索应该有科学依据,而对方当 时根本没有提及CEB的概念,他也不清楚这是什么。

田波表示,他从未就此接受过正式采访。张政铨的女儿曾邀请他参加“德润生”大米的研讨会,被他拒绝了。春节期间,他还曾收到厂家送来的1桶大米,但吃完之后,“也没觉得怎么样”。

而厂家宣传中涉及的李向辉、范成武等科研人员,记者经过努力,均未取得联系。

生大米和熟大米

煮熟的大米和生大米,有什么区别?在围绕“德润生”大米的争论中,这个话题成为焦点。

刘夙表示,即便“德润生”大米确实含有大量的SOD,也只是生大米的问题,一旦变成熟大米,则“毫无价值”。

他解释称,SOD是一种蛋白质,中文名为“超氧化物歧化酶”。而在蒸煮米饭的过程中,必须使米饭在高温下加热很长时间,这样的加工足以使绝大多数活性物质被破坏(包括SOD)。而即使SOD进入消化道,也没有用,因为它最终会被完全分解为氨基酸才被人体吸收,不可能直接进入人体发挥抗氧化的作用。这一说法得到方舟子的支持。

不过,在“德润生”公司网页的“产品问答”中,记者看到,在“CEB营养米的活性成分蒸煮后会不会失效”这一问题后,厂家的回答是:CEB营养米的活性成分蒸煮后会损失一部分,但大部分活性仍然保留,主要因为CEB营养素是在大米细胞内储留。

这一解释,被方舟子视为“荒唐”。他表示,正因为动植物SOD的耐热性差,非常容易失活,所以中科院微生物所才要研究高耐热性SOD。刘夙也表示,蛋白质的变性“只和温度有关,和在不在细胞内无关”。

“现在有关营养产品的宣传太多了,这里面恐怕有很多问题。”张春义表示,任何宣传,都“应该以科学证据说话”。

不过,关于生大米和熟大米的争论,在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看来,则是另一种面目。在电话中,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公司的一切事都由我负责”。针对近期关于“德润生”CEB大米的争议,他目前不愿意做任何回应,因为“在一切有公论之前”,他不愿意“与不明真相的媒体再发生争执”。

“目前一切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谁是诈骗,谁是诽谤,都很快会有一个结果。”该负责人说。不过,他不愿意透露正在与谁打官司,只是表示“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这一事件对德润生大米的销售没有产生影响。”该负责人表示,目前“德润生”CEB米仍然在市场上销售。

不过,据上海媒体报道,在当地消费者质疑和媒体报道以后,“德润生”CEB米的上海经销商表示已经将该产品“全部下架”。

而北京市场上的销售仍在继续。记者在多家超市都发现该产品。在网络上,仍然有人在组织对“德润生”CEB米的团购活动,组织团购者要求最低购买数量为20箱,并声称可以获得8折优惠。在产品介绍中,除了“很强的抗氧化、抗疲劳、抗衰老功能”外,还标注该产品适合“自用、送礼或用于发放福利”。


点击关闭

在线客服

服务热线:182 2585 8868

返回顶部

稍后您将接到我们的来电
请准备接听

皖公网安备 34012302000275号